C•K

因为学校活动多还有学业的原因,日更是不可能的了,就随缘更新吧看的东西很杂,脑子不记事,话废一只【_(:з」∠)_】

当求生者和监管者互换身份④

私设重如山,OOC有,雷慎【_(:з」∠)_】
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_(:з」∠)_】
我知道我水了几章了,我错了【_(:з」∠)_】

——————————————————————————————

茶几上的沙漏上部分的白沙所剩无几,庄园主愉快地哼着小曲,拿着诗集的手捏起一页书角,又翻了一页,火炉里木柴燃烧,时不时有调皮的小火星跳出来,却又因为失去了能量的来源而化为灰烬。夜莺站立在一旁,趁庄园主不注意隐入旁边的黑暗中。

当沙漏里最后一颗沙子落下,会发生什么呢?不,什么都没发生。只不过是一场玩笑罢了,沙漏最后一颗沙子落下,也只能代表这个沙漏所能计量的时间在沙落入沙丘的那一刻结束了而已。

佣兵坐在落了些许灰尘的床上,他已经很久没睡好了,也许该去问艾米丽小姐开一些治疗失眠的药物?窗外雨点“哗哗”地冲刷着已经干净的不能再干净的玻璃,使得闪电的光完美地在它存在的那一瞬将房间刷上凄惨的白。

“奈布先生。”黑暗中走出一名身姿优雅的女性,脸上金黄的假面反射着窗外投进来的光。

“夜莺小姐,这么晚了还来找我难道庄园主不会生气吗?”奈布转过头,苦笑着回头,“该不会庄园主突然良心发现想把我们换回来了吧。”

“......我会告诉庄园主的哦...”夜莺坐在奈布旁边的椅子上,欣赏着狂风卷着大树共舞,听着雨点因为风转身的余势被在拍玻璃上粉身碎骨的哭喊,手指轻缓而有节奏地敲击着金属制的扶手,“不过你真的认为庄园主是闲着没事干要拆散你们两个?”

“难道不是吗?那个老古董?”奈布嗤笑一声,把兜帽拉上,被夜莺小姐盯着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就像......自己被开膛破肚连带内心中所有的想法都展示在她眼中一样。自己拿着的面具已经还了回去,他只能将兜帽拉上来换取些微的安全感。

“夜莺,回来。”低沉的声音自暗处回响在房间各处,一股不知名的寒意从奈布的脊椎扩散至全身,奈布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你不应该来这里。”

夜莺站起来屈膝行了个礼,一个通体漆黑的身影自阴影走出,凝视着夜莺和佣兵。夜莺倒还坦然,佣兵却有一种被野兽盯上了的感觉,心脏跳动得比被监管者追着满地图跑还要快,但还是硬撑着瞪了回去。

良久,庄园主移开视线,从鼻子里似是带着笑意哼了一声,一挥手,奈布眼前景物一转,嗯?这里怎么看着那么眼熟?这里不是他在求生者区的房间吗?破旧的窗帘挡不住从外面泻进来的光,但玻璃却还算完好。杰克此时正眼神戒备地盯着自己,脸上却带上了无畏的笑意拿起了一旁的漆黑长柄手杖,稍微尖利的尾端指着奈布:“原来监管者还可以闯进求生者的房间杀人的吗?真是悄无声息,别是个惯犯吧。”

“我......”奈布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杰克便将手杖的尾端重新打在地上,哼笑一声:“既然不是,那就请回吧,不送。”说罢,没有丝毫戒备心似的转过身继续看风景。

关门声响起,杰克转头看着奈布离开的那扇门,手捂住心口,啊——好像很疼呢,但是,他要怎么说?自己好像喜欢他,希望他能够陪着自己?算了吧,他可拉不下这个脸。在上一场游戏他已经够失态了。

睡觉吧。杰克摇了摇头,明天还有游戏呢,可不能因为自己状态不好而连累了瓦尔莱塔小姐她们啊。

奈布回到监管者区,发现大家都没在房间里,而是在大厅齐刷刷地搞大扫除。嗯?这是什么情况?集体被抓苦力?奈布有一点懵。

这时艾玛看见了从大门走进来的佣兵,开心地冲他挥了挥手。“你回来了,”她说,“庄园主说我们要搞大扫除,他要......”

“嘘......”艾米丽捂住了艾玛的嘴,“总之,一起来帮忙吧,奈布先生?”

“哦......好,反正我也睡不着。”奈布对庄园主说了什么并不感兴趣,他对庄园主的印象就是个喜欢搞事情的傻zei。但他睡不着是真的,于是便加入了大扫除的队伍。

搞完大扫除后,天边泛起鱼肚白,大家身心俱疲。幸亏平时其中一位去玩游戏的时候他们剩下这些没事的就闲着没事打扫卫生,不然真的是搞一天都搞不完啊,大家打了个哈欠,互道晚安后回到各自的房间睡觉去了。“啊啊,这么晚睡希望别长鱼尾纹吧......”女士们如是说。

早晨就这么睡了过去,临近中午也只有被抽上监管者并且因为眼盲而没有被拉起来大扫除的海伦娜起了床。

傍晚,佣兵睁开眼,发现天已经拿下来了,我别是睡了一天吧,他想。那可真是糟糕。佣兵穿好衣服,走到门边一开门,“SURPRISE!”欢呼声快要震聋佣兵的耳朵,佣兵确确实实不掺一点水的被吓了个结实。

“你...你们干嘛?”佣兵闭着眼掏了掏耳朵,睁开眼便有一束玫瑰被人递在眼前。

“喜欢吗?小奈布?”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奈布抬眼看去,那张欠扁的白色面具映入眼帘。以往的奈布肯定毫不留情地一拳过去,但是此时此刻他愣住了。踮起脚小心地将面具解下来,确认面具后真的是自己所认识的杰克,杰克眼里的温柔和爱意也证实了这一点。

“好啊,你们都骗我?”于是奈布毫不留情的给了杰克那张祸国殃民的脸一拳,但被杰克躲开了。

“不不不我真的没有骗你,我是真的失忆了,不信你去问庄园主。”杰克指了指在某个角落里坐着的庄园主。

夜莺淡定的端起一杯红茶,对着庄园主说:“您真的不解释一下吗?那位小佣兵气势汹汹地过来了哦。”

“不解释。反正他也不能对我怎么样。”庄园主淡定地翻了一页书,但面具下的眼神却是飘忽的。

他不过是想让他的员工和友人暂时忘记一下他们自己过去所经历过的伤痛而已,却不想自己做了件坏事。这场难得的派对就当自己的道歉好了...反正他背的锅多了去了,而且也不差这几个钱。

“小奈布,我们还是不要去找他了,先享受难得的派对吧。”杰克和周围的人对视一眼,笑着把笼罩着黑气的奈布拢入怀中。

啧啧啧。周围的人识趣地该吃吃该玩玩去了,论自己被莫名其妙塞了一口狗粮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在机械师的帮助下安好了机械义肢的瓦尔莱塔小姐和擦拭自己武器的小丑和鹿头坐在墙边摇了摇头。

你问我厂长?厂长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女儿在冒小心心呢,才没空去搭理杰克和佣兵。嗯。

——————————————————————————————
嗯......虽然知道自己的文笔不是很好,但是想了想还是抑制不住自己想写文的手,而且好像我也没有搞过百粉点文,所以暗戳戳的问一下有人愿意点文吗?【_(:з」∠)_】
PS:(请不要点肉)【QAQ】

评论(5)

热度(62)